首頁新聞海外生活營養心理兩性母嬰疾病養老專家活動視頻關于我們
您的位置:生命時報 > 家庭醫生 > 正文

24小時跟帖排行

頭痛37年,終于等來了好起來的那一天

2019-09-29 13:40生命時報字號:TT

1982~2019年,整整37年,姜女士被頭痛頑癥,折磨到幾乎輕生。曾經她大概想不到,有一天,生命竟能迎來轉機。

長達37年的頭痛,源于1982年的那場昏迷。當時30多歲的姜女士正在車間工作,突然一陣眩暈摔倒,昏昏沉沉三天后,她才清醒。

在當地醫院檢查后,姜女士被懷疑患上了骨癌,但抱著一絲希望,她和愛人王先生趕到北京,最終確診為“左額竇骨質纖維增生綜合征,患病率萬分之一”。隨后,醫院為姜女士進行了骨質切除術,但日子沒消停倆月,新情況又來了:左眼連著半側臉到頭頂,有時像針扎,有時像火燎,疼痛難忍。

商量后,夫妻二人再次北上。考慮到眶上神經受損,神經科醫生為姜女士實施了眶上神經針刀神經松解術。“不能生氣、不能感冒、不能在人多聲雜的地方……”王先生背起當年的醫囑如數家珍,全家人上至60多歲的姜母,下至5歲的女兒都嚴格執行。即便這樣,頭痛仍像炸彈一樣,時不時被引爆,鎮痛片和安眠藥成了“居家必備”,止痛針劑更是塞滿了冰箱。就這樣,戰戰兢兢,姜女士熬過了10多年。

禍不單行。2010年,王先生體檢時發現腦干上長了個血管瘤。獲悉愛人患病,姜女士急火攻心,頭痛再發。非甾體抗炎藥物、抗癲癇藥物、阿片類藥物,大把大把地吃下去,卻效果不佳且副作用明顯,運氣好的時候,也只能安靜一周。

頭撞墻,滿床滾,姜女士在頭痛發作時數次想到了死。某次疼痛過后,渾身無力的姜女士將想法付諸行動。她吞下200片安定,并將首飾、銀行卡密碼連同遺書,擺在了桌上……很快,姜女士陷入半昏迷。“迷糊中,我覺得有人背起了我,好像有哭聲。我醒來時,已經在醫院洗胃了。這時我才知道,送我來的是女兒,醫生說再晚一會兒,就搶救不回來了。”回憶起當時抱頭痛哭的家人,姜女士有些哽咽。

為防止姜女士再輕生,同時也是為了照顧她,家里雇了一名保姆。安定藥片全由保姆隨身攜帶,每次嚴格給藥。

2011年6月,姜女士從病友處得到了一個消息,說是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有個疼痛科,有望治療自己的頭痛。不放棄希望的姜女士再次與家人踏上求醫的旅程。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疼痛科主任宋濤教授接診了姜女士,經檢查,病情被初步診斷為眶上神經痛。眶上神經是三叉神經第一支的末梢支,眶上神經痛是指眶上神經分布范圍內(前額部)持續性或陣發性疼痛,表現為針刺樣或燒灼感。針對姜女士當時的病情,宋主任為其實施了神經阻滯術。治療后,日子暫時恢復了平靜。

誰也沒曾料到的是,2019年4月,姜女士病情再出變化,疼痛位置改了,開始由后腦到頭頂呈放射性電擊痛,且劇烈到各種藥物均無法緩解。姜女士只得再到北京求醫,不得已進行了枕大神經切斷術,但疼痛僅緩解了1個月就變本加厲地回來了。此時,夫妻倆同時想到了一個人,中國醫大一院疼痛科的主任宋濤。

再次見到姜女士,宋主任重新進行相關檢測,最終制訂出兩種治療方案:一是ct引導枕神經松解術,可緩解疼痛,費用低,但效果不持久,可能需要多次進行阻滯;二是進行周圍神經電刺激手術,可治療頑固性枕神經痛,但費用較高。

因為疼怕了,姜女士和愛人商量后,決定嘗試電刺激手術,只是她還有一個疑問:“十多萬的手術,如果效果不好,那錢不是白花了嗎?”宋主任作出的解釋是,在永久性植入電刺激前,需先進行一個測試手術,如果效果不佳就可以放棄后續,免受無效手術之苦和高額費用。

8月1日,姜女士先行測試手術。結果發現,疼痛當天便緩解了80%,鎮痛片也不用吃了。于是,8月8日下午,宋主任正式為姜女士進行了2個半小時的周圍神經電刺激術,治療其頑固性枕神經痛。8月9日上午,姜女士體內的發生器“開機”、運轉。

當日,疼痛并未按時而至;次日,姜女士嘗試著下地行走,雖然步履仍有些緩慢,但這已足夠讓全家欣喜,因為十多年了,她每月至少20天躺在床上,不敢睜眼不敢移動;術后第三天,姜女士已可在病房外走動。

久違的笑容回到姜女士臉上:“真是沒想到,這輩子我還有好起來的一天。不疼了,我能站起來了,還能慢慢溜達,終于能像正常人一樣活著了。”

環球網簡介| About huanqiu.com| 網站地圖| 官方微博| 誠聘英才| 廣告服務| 聯系方式| 隱私政策| 服務條款| 意見反饋

©環球網版權所有

吉林大乐透十一选五